Pinned post

廣場倒塌後只留下一地雞毛,似乎沒有什麼可留戀的。雖然所見所聞的苦難與荒謬都無法將其漠視,視之爲代價。可時勢的天秤已經傾斜,說話與思考變得有罪,法制與習俗支離破碎;政治正確之下,邪惡與正義並不像其它話題那樣涇渭分明。直到最後,到處都是城邦之外,非神即獸了。

成熟的宪政得是容得下一些领域的灰色空间、得是眼里揉得下沙子的体制。法治不仅要看程序,也要看动机、目的和实际效果。

毁掉 alive.bar 十分容易。两千个网评员杀进来,每天各发一条粉红言论,足以把「本站时间轴」全部内容屠版;起初这会引发正常用户的愤怒,大家会用种种姿势进行反击——嘲讽的、抗议的、谩骂的、倡议的,然而网评员们不会因此受到伤害,他们只会在统一的指令要求下,确保这些反击嘟文下方的评论多数是具备攻击性的、立场坚定粉红的、引发极度不适的(他们甚至会互动),很快一个正常用户就会意兴阑珊,如同大家今日对微博的意兴阑珊。

只需数月时间,alive.bar 就会被多数正常用户放弃(因为一位正常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只有两类,一类是本站时间轴里清一色的粉红言论,一类是自己或自己关注的老用户评论下方一边倒的谩骂),该站点被网评员占领,成为又一个「夺取舆论宣传阵地」的成功案例。随着时间进展,新一批用户里会自然诞生出很多自发性的粉红,因为这就是该站点彼时的社区氛围所鼓励的。

alive.bar 今天没有遭遇这些,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被定性为「需要占领」。

文明与体面从来都是脆弱的,从来都是需要被守护的。

来自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拍摄的位于船底座星云中的 NGC 3324 恒星形成区的边缘,该区域被称为宇宙悬崖,实际上是 NGC 3324 内一个巨大气腔的边缘,距离我们大约 7600 光年之外。这个空洞区域是由位于气泡中心的极其巨大的、热的、年轻的恒星产生的强烈紫外线辐射和恒星风从星云中切割出来的。这张图片中所示区域的上方,许多来自这些恒星的高能辐射正在缓慢地侵蚀星云。

通过这个 stsci-opo.org/STScI-01G8GWSTBB 链接可以下载完整分辨率(14575 X 8441)的 TIF 格式图片。

十几年前贫富差距开始急速扩大那阵子的内宣,中心思想是「哪个朝代没有倒霉的人,赶上就赶上了,不要怨朝廷」、「对朝廷要宽容,对自己要严苛」、「你穷是你的错,和朝廷没关系」、「养老不能靠朝廷」。

该内宣话术在杨改兰事件后达到了高潮,现在改头换面,二舅出场了。

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慈禧太后的纸人葬礼队伍,照片来自 Sungari 国际拍卖行。

费劲心力才变成一封追赶时代的鸡毛信。

虽说是人间光阴,却总觉得是草长莺飞的一段真实;刚刚搭上时代列车轰鸣而去,历史车轮也滚滚而来。各类剧本百看不厌。

今夜原本打算畅饮至凌晨,可旁人的话题我无法应答,猛吹半箱后便踩着河风回家了。

这里不仅有活久见,也少不了活见鬼;也许终有一天能够踩着纳粹国家主义铁幕的残骸,重新夺回通识课堂。

1992年的6月,彭定康赴港就任,成為香港末代總督,他任期中的最大任務,即是籌備香港主權移交事宜。在接下來的五年,他持續在這本日記中,紀錄了香港政府的運作細節、主權移交的過程與背後的各方角力。

這部来自 Chris Patten 的作品提供了對於這個重要歷史事件的第一手觀察,並記述了香港民主制度深化的進程,以及他對於確保香港在1997年後仍能維持高度自治,所付出的努力 ── 在這段期間他所遭遇到的意外阻力,不僅來自於中國人,甚至包含英國商人與公務員。

Show older
江湖風險評估社

交流本身就是訊息、表態本身就是慰藉、而決裂也只不過是另一段圈粉入團的開始;或許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虛擬的距離中持續接觸,在接觸中不斷追求分離……

最後的最後,我們該有期望嗎?

社團運行及數據存儲於波蘭第三共和國華沙區域網絡,已通過自建 CDN 節點網絡優化訪問體驗。